一个关于平行世界的警官和通缉犯的ooc

  咦?



  放下手中包子,麟偏过头去。


  这个地方四通八达,往来各方的行人商旅都汇集于此。无论是本国人还是穿着奇装异服的异邦人,大家见怪不怪。虽然处在国境线上,但处于共同的利益目的,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遵守着这里约定俗成的规则。


  以至于培养出了姚麟这样基本上算是吃闲饭的警官大人。


  麟处于本能地盯着那个全身黑色的人出神,不自觉的连头都跟着转动起来,于是成功地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


  “啊那个啊~”麟向他招了招手。那人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


  “请等一下,”姚麟转头飞快地交代了老板几句,便小跑着跟上去,“请向我出示一下您的入境许可证可以吗?”


  那人没有理他。姚麟一边给路过的熟人打着招呼,一边继续盘问。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好像没有见过你,第一次来的话,大概会找不到口味适合的餐馆呢,我可以给你带路哦。”姚麟跑到他面前,面朝着那人倒退着走路。“另外,我是姚麟,是这里的警官。所以,请向我出示一下你的入境许可证吧!”


  “……古利德,”


  古利德的手插在口袋里,没有丝毫想要配合的动作,姚麟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你难道没有许可证吗?这样的……一张小卡片。”用手比划了一个方形。


  “没有哦。”


  “什……!”姚麟被身后的石头绊了个正着,直接往后翻去。


  躺在地上头晕了一会儿,姚麟迅速起身:“啊……那请你跟我回去一趟吧,如果没有许可证的话,要被遣送回国。”


  那人绕过他,开始小跑起来。


  “喂!”姚麟跟在他身后,“不要跑啦!快点放弃挣扎吧!在这里你才不会是我的对手呢!……老板!请你帮我拦一下那个人啦!”


  “…………”


  古利德身手敏捷,不管是布店的老板还是铁匠铺的老板竟然都没能拦住他,“……我刚吃完包子!现在跑起来会胃下垂的啊!”


  “…………”


  熟悉地形的优势让姚麟东拐西拐便将古利德逼近了死胡同,他闲闲地跑上去。刚伸出手,却没想到被古利德一个过肩摔撂倒在地上。


  不过毕竟是这个地区的警官,没有两把刷子的话……在古利德握住姚麟的手臂的时候,姚麟拿出手里的锁拷,将自己的手连着他的铐在了一起。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难缠。”


  “这是我的职责嘛。”姚麟躺在地上,挠了挠头,“现在请你和我回去吧,我们那里应该可以补办通行证。”


  “说来古利德这个名字……听上去很熟悉呢。”姚麟正在思索,一边低头观察手上的锁拷的古利德接口道:“上个月的通缉单上应该印了吧?”


  “哦哦的确呢!”姚麟恍然大悟。


  趁着他分神的当儿,古利德一侧身,将藏在袖中的匕首抵在姚麟的喉咙上:“所以快点把这个东西的钥匙给我。”


  姚麟一抖,讪讪地笑道:“刚才吃包子的时候,忘了拿了,哈哈……”

  

  收回匕首,“啧,真麻烦啊……”古利德一挑眉。


  “啊!那不如……”


  “那不如把你的手砍下来吧!”古利德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接口道,顺手在姚麟的手腕上比划了一下。


  被碰到的地方马上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姚麟把手刷得一下缩了回去。“不……不行的吧……!要是不解开锁拷,戴着他乱跑的话……很快就会被发现是通缉犯哦……!”慌忙辩解的同时,姚麟下意识地把手缩到身后,忘了另一边还连着古利德。


  刚收回手,便觉得臀部一疼,被毫不留情地狠狠捏了一下。姚麟忍不住呼了声痛,再抬头时,便看见古利德勾着嘴从气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走吧。”


  还没刚拐出巷子,远处便传来了爆炸声。姚麟吓了一跳,“我想先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你准备怎么上去?”古利德看了眼地上的杂物,二楼的窗沿,三楼上那块延伸出来遮雨棚,瞬间在心中便规划出了一条到达屋顶的捷径。可是看看身边的这个人,和被锁铐铐在一起的手……带着嫌弃的瞥了一眼锁拷另一端的垃圾。


  姚麟趴在一楼的窗子前,用力地拍了拍窗子,大声地喊道:“阿姨!阿姨你在吗!”


  “怎么啦麟,肚子饿了吗?我还没做晚饭哦……”一位头发略有些泛白的阿姨走了出来,显然和姚麟很熟的样子,这主要归功于姚麟死皮赖脸地蹭饭技巧。


  姚麟在阿姨耳朵边大声的说:“阿姨我想借您家房顶用一下!”

      


  从顶楼远眺,只见远处一片混乱,镇外一面边境邻国的旗帜被举得高高的。“不会是来抓你回去的吧?”姚麟上下打量了古利德两眼。古利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摊了摊手。


  “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就算是入侵,应该也不会伤害这里的人。”


  姚麟说着,指指前面的绵延下去的屋顶问道:“你介意我抄近路过去吗?”

  


  这个地区气候干旱,全年降水较少,屋顶大部分都是平顶,房屋与房屋之间的间隔也没有很大。


  “我数123,我们就一起跳!”


  虽然起跳同步了,但落地时姚麟没控制好姿势,被古利德带的失去了重心,险些用脸着地。这样了两三次之后,两个人的动作终于勉强达成了同步。


  可当姚麟刚一靠近,便听到楼下有人喊道:“抓住那个警官!”


  “诶!?”姚麟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为什么要抓我啊!?”

      “谁让你是政府的走狗啊。”古利德凉凉地说。

  “喂,你现在能帮帮我吗……”姚麟凑近古利德耳语,还没说完,那些人已经动起手来。


  “这边!”姚麟挥拳,古利德那边未做准备,没法攻击只能闪避,挥舞的利刃险险擦过低下身去的古利德的发梢,“早知道就该把你的手给砍了!”


  “实在是非常对不起!!”姚麟诚恳道歉的同时揍翻了两个准备偷袭的人。但是因为古利德的动作,肚子还是被狠狠地挨了一下。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一阵喧哗,随之便响起了警告的号角声。


  姚麟抬头,镇口的瞭望塔上,一面象征黄沙的旗帜缓缓升起。远处遮天蔽日黄沙正呼啸着翻滚而来,敌方的军队正四散寻找躲避的地方。


  两个人就乘着那些人分神的时候,默契地寻找到空档,窜了出去。


  摆脱那群人之后,姚麟的步伐有点虚浮,“等……可以等一下吗……”古利德发现姚麟头上全是冷汗,慢下脚步。“刚吃完包子……就来追你……然后刚才肚子上被打了一下……我觉得我可能有点想吐……”


  扬尘四起,一不小心就会被迷住眼睛,要是继续停留在这里的话,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古利德见状,一把扛起了姚麟。“告诉我往哪里跑。”


  “唔啊!……”姚麟的肚子被咯了一下,感觉更不好了。


  ---


  “啊……终于到家了。”门板被黄沙和狂风凶恶地拍打着,发出令人担忧的战栗声,让人觉得这块门板马上就会坏掉的感觉,但好歹是坚挺地把它们都隔在了门外。


  古利德一把把姚麟扔到了床上,随后自己也顺势压了上来。姚麟的房间里十分简洁,简直就是家徒四壁的真实写照。


  姚麟在仰面躺上床,听着因为一路狂奔而喘着粗气的古利德的呼吸声,肚子里的难受的感觉也消停了点,一阵头晕之后,姚麟睁开眼睛,发现古利德正在看他。


  福至心灵的姚麟突然伸手搂过古利德的脖子,用另一只锁在一起的手撑起身体凑过去亲了一下。


  古利德的呼吸平息下来,姚麟突然有些心虚,放开了古利德,解释道:“呃我觉得啊……这种气氛?大概就是……那个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吧大概?……”不敢继续和古利德对视,姚麟盯着天花板嘀咕着不知所以的话,却没有注意到古利德换了个姿势。古利德将重心放在另一边,手贴着姚麟的腰缓缓下移。


  姚麟一惊。


  身体绷得直直的, 不由自主的格挡了一下,随即手便被按在了头顶上。


  古利德的手在姚麟的腹部停留了一会儿:“你也吃得太多了吧?”居高临下地嘲讽道。古利德的手继续往下,姚麟挣扎起来,结果腰侧被捏了一下,这次疼得他弓起了腰没法动弹。


  古利德顺势将他搂住,手往他身后一摸,便掏出了那把“落在了包子铺的钥匙”。


  “诶……被发现了啊……”姚麟无力阻止古利德的动作,低着头略带遗憾地看着锁拷被打开,好不容易从疼痛中缓过来,姚麟抬起脸笑得毫无愧疚,“啊对了!这下子我也没法在这里混下去了,虽然离开这里也有一点可惜……可是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呢?我可以帮你把通行证签好哦!”


  “你要是要来做我的属下的话……”古利德看着他笑了笑,捏起了他的下巴,“还有,这该对喜欢的人做吧?”,用拇指摩挲着他的嘴唇。

  “因为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嘛。”

  “还好,你就是我喜欢的类型”



      “诶?真的吗?”

      “不说谎可是我的原则。”

  


评论(5)
热度(34)
© TORIT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