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平行世界的ooc梗

石冈君永远是二十岁❤❤❤

我就想写个略甜的梗

不知道有没有尝到甜味啊orz,不过总算知道了我是一个没有搞笑天赋的人。



一身疲惫的石冈君一手拿着一个便当盒一手拿着一叠资料走进邮局,白衬衫上面全是褶子,头发的一侧也翘起来怎么都压不下去。

昨天凌晨御手洗打电话告诉石冈君,自己现在急需在马车道几本书,请他务必尽快把这些寄给他,另外身在欧洲的他也十分怀念石冈君亲手做的日本料理,希望他可以顺带着寄一些过来。

石冈君接到电话时正在踩在死期上赶稿,纤弱的神经正处在奔溃的边缘,听到御手洗轻描淡写絮絮叨叨一点都不顾及时差的口气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没等御手洗说完便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搞笑,日本料理难道瑞典就没有么,那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考虑一下自己的心情啊!为什么明明分居两地还要为他不停地操心啊!

石冈君带着种种怨气一觉睡到中午,起床之后身体便自动自发地开始做起了料理,等完全清醒过来发现不小心做了双人份的青花鱼。

啊既然不小心做了双份,就顺便寄过去好了,就算是馊了也不怪我啊——石冈君这么想着。不过这样做真的不会助长那个人的任性吗,大概只有吃了一次馊便当之后才能改掉这种任性吧?

 

“小伙子啊,这里要填真实姓名哦,不然对方是签收不了的。”坐在邮局大橱窗里面的大叔这么说道。

石冈君愣了一下,被提醒了两次还是呆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这里啊这里,”那个寄快递的大叔略有些不耐烦地把手伸了出来,重重的戳了戳姓名这一栏,“不可以这样写哦。”

“他写了啥啊?”另外一边一位发际线略微让人堪忧的大叔问道。

“这小伙子竟然写了‘打扫厕所的’。”

另一边的大叔摇了摇头“唉现在的年轻人也太没礼貌了吧?要是不知道确切姓名的话也不能这样写耶,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了啊你这家伙。”

 “啊?”石冈君瞬间明白过来,“不是不是,我的那位朋友就是叫这么个名字。”

“诶!?骗人!?真的吗?”

这边的大叔只是用一种半信半疑的眼神看了一眼石冈君:“这样可能会被退回来哦。”

石冈君只能捂脸不语。

 

大叔摇了摇被石冈君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便当盒:“嗯……这里面是什么?要确定不是易碎品哦。”

“是……是便当……”石冈君有些心虚,自己真是作了死才会拿着便当寄国际快递。早知道会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就不来了。

另一边那位发际线略微让人堪忧的大叔满脸想听八卦的表情一蹬椅子哗啦地一下滑了过来:“是寄给谁啊?”

“寄给一个朋……”石冈君还没说完,正在检查他的快递的大叔便接口道:“当然是女朋友对吧哈哈哈,小伙子没看出来你很有一套嘛。”

“不不不不,”石冈君连忙解释,“只是普通的朋友。”——一个半夜打电话来告诉他想吃日本料理的普通朋友而已。

“啊哈,是小朋友啊。”另一边的大叔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道。“早晚也是成为女朋友咯。”说着还和这边桌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搞得石冈君好不尴尬,只想快点了事。

 

这边的这个中年人倒很是淡定:“便当寄到那里肯定会坏的。”

石冈君尴尬地笑了一下,并不是自己没有常识!是那个人从来不把常识放在心上啊!“他说就算是馊的也没关系的。”

“………………真是深沉啊。”

 

石冈君只想快点结束,见一切都妥当之后正想往外走,没想到马上又被叫住:“等等!你忘了啥啊小伙子。”

“哦哦邮费邮费。”石冈君略有些窘迫的掏出钱包。

“哈哈哈没事没事,让他走呗。”发际线大叔朝这边笑笑,对石冈君说:“下次再来寄的时候给我们也带点就好了嘛!”说完便一蹬椅子回到自己的那张桌子,石冈君走出邮局,那位大叔正支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我也好想念惠子的便当哦,就算是馊的也没关系……她最近在外面出差我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星期对面街的叉烧饭啦………………”

“…………”

 

石冈君忍不住笑了起来——似乎现在没有那么疲惫了呢。


评论
热度(5)
© TORIT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