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自昨天仓促的告别之后就没有回来,“石冈君,我去去就回。”他这么说道。

“去哪儿啊。”虽然石冈君知道对方已经听不到了,但还是忍不住大声地问了一句。

 

在莫名的失落与焦虑之中,石冈君睁开了眼睛。嘴里有股咸咸的味道,石冈君站在镜子前长大了嘴巴,艰难又仔细的瞧着,上牙床的牙龈正不断渗出血来。大概是上火了。

天空是还没有被破开的蓝色,就像县立博物馆里的大水槽,客厅里昏暗的只能看得清家具的轮廓。石冈君却无意开灯,只是将茶几上的垃圾草草地收拾了一下。

外面的风吹得石冈君眼眶发红。

但是石冈君却不怎么想回家。在路边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了一下来,清晨的阳光是冷的,却也不妨碍石冈君此时坐在这里发呆。路过的人会在一瞬间投来好奇亦或是怜悯的目光——大概是把石冈君当成了无家可归的人了。若是平时,石冈君可能早就面红耳赤,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回家去。但是今天的石冈君不在意。

直到石冈君被温暖的阳光拥入怀中——虽然身体的温度从指间一直凉到了胸口。

昨天御手洗匆忙的出了门,回来的具体时间也没有交代清楚,也许是突然的委托或者是什么突发事件。石冈君的心里有成堆成堆的抱怨想要讲给同居人听,可惜他不在。石冈君不想回家得太早,按照御手洗的性子,估计是不到天黑也不会回家的。

他很想这样出去走走。

石冈君从路边的蛋糕店买了一块蛋糕,手里的小票被熟稔地揉成一团。他一直走到山下公园,找了一张能看到海的长椅坐下来。

有时候石冈君会想御手洗会在这些地方思考什么,但是到最后,总是像玩线团的猫一样,把思绪搞得一团糟,甚至连自己刚开始在想什么都忘的一干二净。

石冈君看得清御手洗的为人,看得清他的格格不入,看得清他少有的无助,却猜不透他的想法。

正如御手洗无论脑内的想法无论如何翻涌,也总能找到事件的正确解决方法。却依旧会执拗的辩解自己并不会让别人觉得讨厌。

这种猜测总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对于石冈君来说,御手洗吸引他的地方不就是在这里么。这些石冈君想不透的事情,他总是能够水到渠成地解决。虽说给他添的麻烦也不少,他总是有一肚子的牢骚想要发。

但是习惯总是可以改变很多事情。比如容忍了御手洗不断增加的古董,比如他不定期的聒噪,比如他像神经病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

正如一对又一对的夫妻在岁月的摩擦之下磨去了各自尖锐的棱角,最后用最舒服的姿势同床共枕。

石冈君有时会对未来抱着短浅而有盲目的向往。

 

回到家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以至于石冈君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邮箱似乎已经满得快要塞不下了。

御手洗还是没有回来,也许正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但是他连电话也没有打来过。

一个人在家时,这里总像是一座孤岛。

石冈君给自己泡了一杯苹果茶。

助眠的药片放在茶几上。

石冈君不知道御手洗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应该,也不会太晚了。

--------------------------------


就把这个当成是里世界好了,有很多bug和不合逻辑的地方。

不过大致就是 石冈君通过吃药忘掉离御手洗离开已经过去了很久了,然后不停的重复御手洗离开之后一天做的事情。

最后的药是把这一天忘掉的药

嘛……其实就是不想面对嘛......

总之解决方法的话……还有下篇...


借了 附身 的失忆梗,附身好好看哦!!!里面的小正太都好可爱

 

评论
热度(10)
© TORITA❀/Powered by LOFTER